表演活动 Activity

首页 >

蒙顶山地理概况及蒙顶山茶说

发布日期:2019/12/25 15:01:20

蒙顶山地理概况及蒙顶山茶说

 

 

蒙顶山地理概况

彭克彬

 

  蒙山,位于四川省名山县西部边缘和雅安连界,距县城5.5公里(平距),北隔鸳鸯桥与莲花山相望,南经观音岩与蒙泉院接壤,东南与总岗山遥相对歭,西北与罗纯山互为毗邻,属邛崃山脉南段余脉。山势北高低,呈北东——南西带状走向,山体长约十公里,山脊线展布方向为东北56度。蒙山山顶五峰环立。中曰上清,左曰菱角,曰灵泉,右曰甘露。曰毗罗(又名玉女),酷肖莲花。主峰上清,海拔1440米,全县的山,此为最高。登山俯视,山峦起伏,溪涧纵横,景色如画;极目眺望,峨眉云影,岷山雪霁,尽入眼底。山脊呈波状起伏,平缓开阔,起伏波度小于20度。主峰附近地形陡峭,坡度长大于45度,其南北两侧,从山顶到山脚,坡度由陡变缓,一般坡度在10度—25度之间。蒙山,为古名山,早在先秦著作中就有其记述。《尚书 禹贡》载:“华阳黑水惟梁州……蔡蒙旅平,和夷低绩”。在这里蔡蒙之“蒙”,即指蒙山也。

640.jpg44333.jpg

   蒙山为四川盆地与川西北青藏高原的过度地带,局菱形盆地西部尖端,是喜马拉雅山运动哦的产物。由于多次的地质构造运动,结束了亿万年漫长的海相,湖相,陆相沉积。蒙山地域在扭压力的影响下,形成轴线呈北东—南西展布的“S”背斜,并隆起为山,北至莲花山以北,南至蒙山南麓,其轴线与山脊线重叠,轴部平缓开阔,但北西翼缓,南东翼陡,莲花山—-蒙山为脊斜核部。蒙山一带出露地层为中生代北垩系上统夹关组棕红色厚层---块状岩屑砂岩、长石石英砂岩夹少量泥质岩;两翼出露北垩系上统灌口组砖红色粉砂岩及红色泥石页岩等间互层,沿蒙山南北山麓分布。因泥页岩抵抗风化能力较弱,经多年风化、侵蚀、冲刷的结果,留下较坚硬的砂岩,特别是长石石英砂岩就突出成峰,形状各异,使山势高耸,五峰环立似莲。故明代杨慎撰《四川通志》有“青衣水秀,蒙山峰奇”之说。 

640.jpg

  由于蒙山处于四川盆地西缘,地势北高南低,邛崃山脉与岷山、夹金山等阻挡着盆地内潮湿气流的西进或北上,防范着西北冷空气的南侵,构成了防御寒流的自然屏障,因而蒙顶气候温湿,雨量充沛。多年平均气温13.4°C,一月均温2.6°C,七月均温23.3°C,可谓冬无严寒,夏无酷暑。年降水量2000—2200毫米比雨城雅安多10%左右,有“雅安天漏,中心蒙山”之说。雨日225天,夜雨天数约占雨日的65%,全年日照900多小时。云多雾多、烟雨蒙蒙是蒙山气候的最大特点。《九州志》云:“蒙山者,沐也。言雨露蒙沐,因以为名”。真所谓“雨露蒙沐蒙山巅,云回雾饶贡茶园。波繘云诡霞光照,蔚为蒙山一奇观。”就一年而言,冬春多朝雾,夏季雨雾同起,只有秋季天高云淡雾少。每年十月以后,气温逐渐下降,常阴雨绵绵,十二月至翌年二月为霜期,山顶时积白雪,三月以后,气温逐渐回升,六指九月山下烈日炎炎,山上凉气习习,是避暑胜地。因为蒙山雨量丰沛,气温适宜,土壤深厚肥沃,故山顶林木茂密,苍秀勃郁,异石奇花,不可胜数。

001nZzlrzy7fFwWPbNddf.jpg

山上土壤成份与母岩关系密切,除少数洼地及冲沟口发育少量洪积沉外,都属残积、坡积土壤。在海拔1200米以上,分布着山地黄壤。其母岩为夹关组粉砂岩,土层厚度一般大于70厘米,表层有机质含量丰富,自然肥力较高,适于才树木生长。蒙山北西坡(阴坡)森林覆盖率达95%,南东坡(阳坡)海拔1200米以上地区,基本为森林覆盖。植物以常绿阔叶为主,兼有落叶阔叶林和松、杉等针叶林木。海拔1000米左右地带的土壤为冷砂黄泥土,其母岩为夹关组厚层块状棕红色岩屑砂岩,土层较厚,耕层约20厘米,表层为团粒结构,土质疏松,俗称茶末土。地表土壤层在地表水的作用下,钙铁等成份流失,使土壤黄化,呈酸性反应,除钾素不足外,有机质和氮磷较为丰富,加以云雾多,夜雨多,气候温湿,最宜种茶。故蒙山植茶于汉时,入贡于唐朝,为四川名茶重要产地,盛誉至今未衰。

蒙山有专用公路在三里桥与川藏公路衔接,直通半山腰的禹王宫,旅游班车定期往返,交通方便。另从槐溪桥、门坎山有步行上山便道,道旁绿树成荫,流水潺潺,梯田遍野,怪石嶙峋。发源于蒙山北坡王家山的名山河上游,过鸳鸯桥进入名山县境,先流向北东,转而流向南东,呈大弧形围绕蒙山。山间有溪涧十数道,汇入名山河,注入青衣江。

为了充分发挥蒙山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,现省、地、县已决定将蒙山开发为旅游区。不久,蒙山胜地必将引来五洲游客,蒙顶仙茶定能香遍全球。

 

 

蒙顶茶说

赵懿

  名山之茶美于蒙,蒙顶又美之,上清峰茶园七株,又美之。世传甘露慧禅师手所植也。二千年不枯不长,其茶叶细而长,味甘而清,色黄而碧,酌杯中香云蒙覆其上,凝结不散,以其异,谓曰仙茶。每岁采贡335叶,天子效天及祀太祖庙用之。园以外产者,曰陪茶。相去十数武,菱角峰下曰菱角湾茶,其也皆较厚大,而其本亦较高。岁以四月之吉祷采,命僧会司,领摘采僧十二人入园,官亲督而摘之。尽摘其嫩芽,笼归山半智矩寺,乃剪裁粗细及虫蚀,每芽只拣取一叶,先火而焙之。焙用新釜燃猛之,以纸裹叶熨釜中,候半蔫,出而揉之,诸僧围坐一案,复一一开,所揉匀摊纸上,弸与釜口烘令干,又精拣其青润完洁者为正片贡茶。茶经焙,稍粗则也背焦黄,稍嫩则黯黑,此皆剔为余,茶不登贡品,再后焙剪弃者,入釜炒蔫,置木架为茶床,竹荐为茶箔,其茶箔中揉,令成颗,复疏而焙之,曰颗子茶以充副贡,并献大使。不足,即漫山产者之。每贡仙茶正片。贮两银瓶,瓶制方高四寸二分,宽四寸。陪茶两银瓶。菱角湾茶两银瓶。瓶制圆如花瓶式。颗子茶大小十八锡瓶,皆盛以木箱,黄缣丹印封之。临发,县官卜吉,朝服叩阙,选吏解赴布政司投贡房,经过州县,谨护送之。其慎重如此。相传仙茶,民间不可瀹饮,一蠢吏窃饮之,被震雷击死。私往撷者,山有白虎巡逻,以故樵牧不敢擅入。官采时,虽亢阳亦必云雨。懿验之,果然。此山之灵异与,抑亦天家玉食乡重也。

 

 

 

蒙顶茶起源于西汉

秦汉时南安、武阳一带是四川茶叶产制中心,而蒙山距此最近,必然收其影响。查史料文字,蒙顶茶最早记载都出现在唐代。唐宪宗李纯元和八年(公元813年)《元和郡县志》,记有“严道县南十里有蒙山,今岁贡茶蜀之最”。从史考观点来看,这一段文字出现较突然,说明前有断史。“之最”是经历一定发展的结果,“前因”才是真正历史。蒙顶茶起始何时?应追究!向上追溯缺乏史料,而向下看,《县志》写到:蒙山在宋代有孙渐,《智矩寺留 题》古碑,记有“倚栏眺茶圃,昔有汉道人,分来建溪芽,寸寸培新土,至今满蒙顶,品倍毛家谱。”相继王象之《与地记胜》(1196年)记有“西汉有僧从岭表来,以茶实植蒙顶,茶擅名师所植也”。史学界对该书评论“一郡名物记载齐备,有收拾山川之精华美誉”。由于时代局限,上述两件史料也存在片面之处,西汉有道有僧何从说起!作者以自身年代现象推断古代史实,给后人造成极大误解。

杨慎,明代翰林,四川新都人,对蒙顶茶颇有研究,写过《蒙茶辩》,他对这段历史记述时,正值吴氏被追封“甘露普慧妙济大师”年代,深知实情,因此写到“……按碑西汉僧理真俗姓吴,氏修活民之行,种茶蒙顶·······其徒奉之号甘露大师,水旱疾疫祷必应,宋淳熙十三年邑进士喻大中奏师功德,明孝宗封甘露妙济大师”(《杨慎记》1506—1521年)。这段文字值得推敲,前句“按碑西汉僧理真”依据在“碑”是虚,文责在前人,而后封“大师”为记事所“实”。作者虚实并用,技法高超。

以上所述均属杂记史料,按正统地方志即雍正六年《四川通志》卷38,有关“雅州府”一节,所记与《杨慎记》有别,写为“汉理真俗姓吴……”没有称“汉僧”了。到了嘉庆二十一年的《四川通志》,又有不同写法,含义也更明确了,卷七十四雅州府仙茶:“名山县治十五里有蒙山……汉时甘露祖师姓吴名理真手植”,这里称吴氏为“祖师”。

从宋至明有关蒙顶茶史记述,有出于地方志,亦有名人之笔,对吴理真头衔尽管在不断改变,而共同所指时代都是汉代。按照古代历史背景、地理环境、四周载茶实况,蒙山植茶始于汉代是正确的。有关起始时间,笔者认为:蒙山茶略迟于什邡、武阳、南安等地,如果是同时,为何在当时史料中没有纪实呢?多方考证西汉没有僧人,那么《四寸通志》所写“汉时甘露主师姓吴名理真……”,文中“甘露”指什么?按照写史惯例朝代之后应接年代,“汉时甘露”是指汉宣帝甘露年号,即公元前53年至前50年,与王褒《僮约》(公元前59年)同一时期,吴理真在蒙山种茶八柱。此时阾近区域已形成茶市,而蒙山才“八株仙茶”,似乎不合情理。其实吴氏只是当时植茶人代表,仙茶也是众多茶树的集中表现,由此,引伸蒙顶茶来自“仙灵之种”品质特佳。《图经》记:“蜀雅蒙顶茶……春夏方交生茶,常有云雾覆其上,若有神护之”,在神化仙茶的同时也告知人们,此地自然环境俱佳,特别适合茶树生长。

 WechatIMG49.jpeg

 

 

唐代蒙顶茶第一

唐代生产发展,国势强胜,在我国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茶叶生产已遍布长江中下游的南方诸省和北方部分省区。当时四川经济繁荣,成都商业有全国第二之称。山区农村,农民多以种茶为主。出现大范围“比屋之饮”风俗。茶叶增多促进工艺提高,名茶四起,贡茶相继而出。

初唐的贡茶,按照当时规定,不仅是一种珍奇名贵特产,又是一种额实物税。纳贡以行政区域“郡”为单位,不记具体产地及茶名。初唐蒙顶茶入贡只附属雅州贡名。《新唐书》(欧阳修撰)记有“雅州芦山郡……土贡麸金、茶、石菖蒲】落雁木”。雅州称为“雅州芦山郡”,唐玄宗天宝元年(公元742年)至唐肃宗乾元元年(公元758年),历时十六年。这是蒙顶茶早期入贡的时期与简况。

经过大约半个世纪,发展到唐宪宗元和元年(公元806年)至十五年(公元820年),蒙顶茶达到惊人发展,受到皇室重视。刘禹锡说“何况蒙山顾渚春,白泥赤印走风尘”。

唐代地理志代表《元和郡县志》(成书于公元813年)有关蒙顶茶入贡记载:严道县蒙山在县南十里,今每岁贡贡茶为蜀之最。在十二年以后李肇所撰《唐·国史补》又说“风俗贵茶,茶之名品亦众,剑南有蒙顶石花或小方或散芽号第一”。

唐代时期个郡有贡茶,名目约四十个左右,蒙顶茶独占鳌头名列第一,是很了不起之事。《云南记》(唐·袁滋撰)写到“……蒙山在雅州,凡蜀茶尽出此”,无疑是指当时四川的贡茶主要产于此。

关于蒙顶茶发展情况:《膳夫经手 录》(杨烨816年)讲的较详细,记有“蜀茶得名蒙山,与元和以前束帛不能易一斤先春蒙顶,是以蒙顶先后之人,竟栽茶以规厚利,不数十年间,遂斯安草市岁出千万斤。虽非蒙顶亦希颜之徒。今真蒙顶有鹰咀、芽白,供堂亦未尝得其上者,其难得如此。……自蒙顶之外,无出其右者”。从这段史料看出“元和以前”即唐宪宗元和年代(公元806—820年)以前,蒙顶茶数少价昂。“不数十年间”即到该书撰写成的唐宣宗大中十年(公元856年),大约经过五十年时间,成为“岁出千万斤”,并上集市大量买卖。然“虽非蒙顶……”说法不确,只不过非顶部所产罢了。故“上者”十分稀少,连一般上层人物2也未得尝,这完全是可能的。

上述可以看出,蒙顶茶在初唐(偏迟)入贡,中唐元和年间列全国之最第一。经过数十年,到大中年间数量虽多,然而上者甚少。号第一、上者,自然都是贡茶,其品名有石花、小方、散芽、鹰嘴、芽白等。其中石花、小方是团饼茶。散芽(谷芽)是只蒸不擣碎、不拍成饼的细茶,相当于以后的蒸青。而鹰嘴是炒青茶,刘禹锡《试歌茶》有“自旁芳丛摘鹰嘴,斯须炒成满室香”。当时制茶工艺达到较高水平,不仅品质好且花色品种也多,这是蒙顶茶的全盘时期。

 

WechatIMG51.jpeg 

两宋蒙山茶品名增多、品质最佳

北宋范镇《东斋记事》写到“蜀之茶凡八处,雅州之蒙顶、蜀州之味江、邛州之火井、嘉州之堋口、汉洲之杨村、绵州之兽目、利州之罗村,然蒙顶为最佳也”。宋代文人赞颂蒙山茶诗词最多,如:文彦博“旧谱最称蒙顶味,露芽云液胜醍醐”,文同“蜀土茶称圣,蒙山味独珍”,乐史“蒙顶茶为天下所称”等。

宋代名茶全蜀近百个,其中名者有八处,蒙山为群芳之首。故《事物绀珠》记述唐宋古制名茶98种中,前八种均出蒙山:如五花茶、圣杨花、吉祥蕊、石花、石苍压膏、露芽、不压膏茶、谷芽等,并称吉祥蕊为上品。

当时除继承唐代石花、露芽、谷芽等品外,露芽在工艺上有较大改革,即蒸后不舂碎而压制成饼,芽叶完整,品质最好。

新创制有万春银叶、玉叶长春。其中“万春银叶为银模银圈,饼六瓣形,尖径二寸二分,中间压有‘龙戏珠’”,做工十分精细。

五代十国前蜀永平元年(911年)蒙山出现仙茶雏形,《茶谱》有一则传奇“昔有僧病冷且久,曾遇一老僧,谓曰蒙山中顶茶,尝以春分之先后,多构人力,·俟雷之发声,并手采摘,三日止,若获一两,以本处水煎服,即能祛宿疾。二两,当眼前无疾。三两,固以换骨。四两,即为地仙矣。是僧因之,中顶筑室以候,及期获一两余,服未竟而病瘥。时到城市,人见容貌,常若年三十余……”。蒙顶茶云雾覆其上,若有神护之,仙茶来自仙树,这是仙茶传奇之始。

宋代蒙顶茶产量不多,五代后期“今四顶茶园采摘不废,唯中顶草木繁密云雾蔽亏,鸷兽时出人迹稀到矣”。中顶是蒙顶茶之精髓,此时开始荒芜,产量必然不振。南宋末年尚有一段销边历史,《文献通考》记“·······旧博马皆以粗茶,乾、道末始以细茶遣之。然蜀茶之细者,其品视南方以下,唯广汉之赵波,合州之水南,峨眉之白芽,雅州之蒙顶,士人亦珍之,然所产地甚微非江建比也”。

宋代蒙山茶品质虽然最佳,然而此时名山边茶发展更快,品质居上,最受少数民族喜好,逐渐形成边茶生产地,朝廷规定专用博马。淳熙四年(1177年)熙河易马全用名山茶,“陕西诸州岁市马二万匹,名山运茶二万驮(每驮一百斤)”(吕陶《净德集》)。南宋嘉定十六年(1223年),四川人口达到668万,而边远名雅一带人口仍不多,一个小县负担二万驮(担)茶叶,生产已不易,大量发展细茶当不可能。

全国名茶四起,品名众多,在制茶上造成追奢逐侈,其中以建茶(闽茶)为例,贡茶年有所变,不断翻新,并限制清明前赶贡皇室。在宣和庚子(公元1120年)出有旷古奇闻之“银线水芽”嫩芽蒸熟剩其外皮取心一缕,用珍器贮清泉渍之光明莹洁,形若银线,再制成饼。每片工值钱以万计。而蒙山人力、经济薄弱,只能维持少量传统制法上贡。

历史上习惯,蒙顶茶指山顶五峰所产,而顶部面积有限,气温较低,交通不便,产量当然不会多。

蒙山从唐到末,名茶产量始终不多,原因大致如此。

 

 

 

明代“甘露”居上

清代仙茶皇室祀祖

明代蒙山茶以提高品质,增加花色,保持了继续发展的势头。在佛教影响下,仙茶不断神化,名茶地位越来越高。

嘉靖时“上清峰产甘露”(《四川总志》明本)。甘露梵语“念祖”,另一种解释“甘露神灵之精济苍生”,茶名有浓郁佛教色彩。甘露已是炒青制法,精工细作,色、香、味、形并重。炒时一人从旁扇之,出铛文火焙之。如此多次其茶碧绿,形如蚕钩,斯成佳品。奠定了现代“半炒烘、形卷曲”的工艺格局,因此甘露积历代制茶大成,而表现品质最好。《通雅》说“饮茶之妙古不如今,唐茶不重建,以建未有奇”。在唐宋上清峰产石花号第一,现在产甘露为后来者居上,产量较多。民谣有“五峰山下春风暖,六合桥头甘露香”。蒙山茶“味甘而清米色黄而碧,酌杯中香云蒙覆其上凝结不散”,在清明时所采即“甘露”。而“蒙顶石花茶多不能数斤,极重于唐(《潜确类书》),此时保持饼茶类型的石花为数不多了。

仙茶大约十五世纪末才入贡,大约是吴理真封号甘露普慧妙济大师(即1488—1505年间)之后。王士祯在《陇蜀余闻》中写到“·······每茶时叶生,智矩寺僧报,有司往视,籍记叶之多少,采制才得数钱许,明时贡京师仅一钱有奇”。

雍正元年《四川通志》中只记有“仙茶”未涉及入贡。雍正十二年(1734年)沈廉在《退笔录》写到“······仙茶每年采送各上台,贮以银盒亦不过钱许,其矝如此……”。仙茶成为皇室专门祀祖用品,时间较迟,只见光绪二十二年(1894年)赵懿《蒙顶茶说》“每岁采贡三百三十五叶,天子效天及祀太庙用之……岁以四月之吉祷采,命僧会司,领摘茶僧十二人入园,管亲督而摘之。……每贡仙茶正片贮两银瓶,菱角湾茶两银瓶……颗子茶大小十八锡瓶,皆盛以木箱,黄缣丹印封之。临发,县官卜吉,朝服叩阙,举吏解赴布政司投贡房,经过州县,谨护送之,其慎重如此”。此时,仙茶已神秘莫测,圈如石栏,白虎巡守,官采时必云雨。凡人当不可饮,相传有以蠢吏偷饮,当场被雷击毙。

元朝以后,蒙山茶受全省人口大幅度下降而影响,至元十九年人口只有60万(《元史·世祖本纪》),明代万历时恢复到310万(《明史食货志》)。由于天灾和统治阶级对农民起义镇压,康熙24年(1685年),全省只登记有1.8万户,约合九万人,“全蜀数千里之人不及他省一县之众”(《四川通志》卷71)。可见当时人烟稀少,土地荒芜,生产凋零。康熙以后清王朝采取鼓励带强制移民政策,直到乾隆56年(1791年)人口才得到较大发展。在这一段时期,蒙山茶入贡数量不多,根据《名山县志》记:清代“每岁采贡茶三百六十五叶”。

蒙山茶史料自宋代以来,有不少史者、文人进行考证,其中明清两代最多,有些出于名家之笔,文有阐述古代蒙山地位、植茶历史、品质评定等方面的内容,对蒙山茶给予很高评价。但是也有些文人墨客取材片面,相互抄袭,写了很多以假乱真的殘言、片语,掩盖了事实真面目。

我国方志起源较早,种类繁多。但由于历代战争兵祸,毁失严重。至今遗留五千八百三十二种,清代史料占有百分之八十。早期方史奇缺,晚期干扰材料较多,因此对蒙山茶史的考证带来极大的困难。为了能够消除过去占有统治地位的错误论点,对个别外籍学者谬论进行驳斥,笔者曾写过《蒙山名茶的形成与历史演变》的论述。


西蜀刘门川剧变脸培训网,圣香玉叶,蒙顶甘露,四川绿茶,雅安藏茶,蒙顶山茶黄芽 蜀ICP备18030699号 邮箱: 82731420@qq.com
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都江堰市幸福镇太平街上段“中国.都江堰.水街”5栋二层5-6号青城山派茶道总部

友情链接: 青城山茶道长嘴壶茶艺培训网 长嘴壶茶艺劉緒敏新浪博客